路径:卡达资讯>教育 >广东拟立法允许教师“罚站罚跑”,边界问题仍需细化

广东拟立法允许教师“罚站罚跑”,边界问题仍需细化

  • 2019-10-23 07:53:48|

记者|李文杰

编辑|

最近,广东省试图立法赋予教师受教育和受纪律约束的权利,并界定“统治者”的规模。2019年9月24日,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首次审议了《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该条例明确规定,教师可以因一些违规行为“处罚站起来逃跑的学生”。

早在2019年4月,广东省公布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就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当时公布的《草案》(Draft)提出,“中小学教师可以对学生不听课、不完成作业或不符合要求、不遵守课堂纪律等行为采取一定的教育惩罚措施”。然而,草案没有具体说明教师应该如何行使纪律处分权。

提交初步审查的草案对此进行了详细分析。《草案》明确规定,教师可以对在课堂上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但尚未受到纪律处分的中小学生采取一定的教育措施。

例如,中小学生使用硬物投掷他人、推推搡搡、争抢、制造噪音、强迫抄袭作业等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尚未达到纪律处分的情形,教师应给予批评,并可采取责令站立、慢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

虽然管理条例已经完善,但争议仍然存在。“立法赋予教师纪律处分的权力,这确实使教师感到更加自信。然而,以跑步的处罚为例,多少分钟和多少圈是合法的?经过长时间的惩罚,这还是变相的体罚吗?如果这些细节不够清楚,老师们仍然会害怕承担责任。”广东省广州市的一名高中教师告诉了接口新闻。

“过去,对站立和奔跑的惩罚很容易被质疑为体罚或变相体罚。结果,一些教师被追究违反教师道德的责任。所以,现在地方立法允许教师惩罚学生的站立和跑步。我们如何界定体罚和变相体罚之间的界限?”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这需要非常明确的规则,规定学生有违反学校纪律和规则的行为。学校老师可以处罚学生跑步和站立,跑步的具体时间和距离,以及谁来监督跑步。

广东省教育厅政策法规司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新闻网采访时表示,《草案》仍处于审议阶段,今后将进行第二次和第三次审判。在此过程中,可能会进行修正和讨论,以使其更加合理和为公众所接受。

事实上,广东积极尝试的背后,与国家层面的政策鼓励有关。

2019年7月,党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首次明确提出教师惩戒权问题。《意见》建议制定详细的实施细则,以明确教师的教育和纪律权利。同时,按照法律法规,妥善处理涉及学校和教师的冲突和纠纷,坚决维护教师的合法权益。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国家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根据中国《教育法》和《教师法》的有关规定,教师有义务在教书育人过程中批评和抵制不利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然而,由于过去几年中一些程序性规定不是很严格、标准甚至缺乏,教师行使受教育权和受惩罚权也受到影响。”

“现在社会上也有一种现象。一些家长对老师对孩子的批评和教育不够理解,甚至造成了家庭和学校之间的冲突。因此,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从学生全面健康成长的角度出发,规范和明确引入教师惩戒权的具体规则,以帮助儿童从小就扣紧人生的第一颗纽扣。”吕玉刚说。

然而,赋予教师教育和惩罚的权利仍然不容易。早在2017年2月,青岛就率先探索立法,澄清教师纪律圈。《青岛市中小学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中小学校对影响教育教学秩序的学生应受到批评或适当处罚”。然而,直到2019年,第一个提出“教师惩戒权”概念的青岛市,尚未颁布实施教育惩戒措施的细则。

背后的真正原因是,据媒体报道,在青岛试行这项立法一年多之后,当地教师仍然对实践中的“适当惩罚”存有疑虑,很少有教师敢于行使惩罚权。

“在教育教学过程中,教师应该进行适当的教育和惩罚,这已经是全社会的共识,但如何进行惩罚是一个现实问题。如果只从概念上提到纪律可以实行,家长会担心教师滥用纪律权,或者教师不愿意对违反纪律的学生进行纪律处分,因为他们担心体罚被指控违反教师道德。“熊丙奇告诉接口新闻,为了实施教师的教育惩罚权,需要非常详细的规则,以便教师可以根据规则受到惩罚。

“例如,对站立和奔跑的惩罚可以如此明确:在课堂上,如果一个学生发出很大的噪音并破坏课堂秩序,老师可以给学生口头警告;在受到批评和警告后,学生们继续制造噪音,扰乱课堂秩序。老师可以惩罚学生3分钟,站在讲台边。再次被罚款后,学生们继续制造噪音,扰乱课堂秩序。老师可以邀请学生离开教室,把他们交给学校保安,由他们监督和惩罚他们。这将澄清教育惩罚、体罚和变相体罚。”熊丙奇说。

河南师范大学教育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刘冬梅也认为,“教师在管教学生时遇到的突出问题之一是如何区分纪律处分与体罚和变相体罚。”

刘冬梅建议结合我国学校教育的实际情况,尽快出台教师惩戒权的专门规定,明确规定教师惩戒权在我国的适用条件、行使教师惩戒权的方式以及教师惩戒权的程序。

「此外,亦有需要就教师纪律方面的学生权利及外部监管作出规定,以便为教师纪律的顺利执行提供特别的法律保障。”刘冬梅说。

拿撒勒木匠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